都会地区寸土寸金,建商盖的高楼大厦也愈盖愈高,但现行建筑法规对有关日照权的规范却出现漏洞,造成不少低楼层住户的日照权受到影响,这与世界先进国家的建筑规划潮流相背驰,有待政府相关单位重视与修法解决。 「日照权」是指每个人都有享受阳光照射的权利,住宅内如果采光通风良好,不但能减少病菌传播,还可以舒缓情绪,所以日照权被视为人类生存必须的基本权利。 每天应有日照时间 根据世界卫生组织所规定的「健康住宅」标准要求,世纪文采世纪文采要达到「健康住宅」的规范,每天的日照时间应有三个小时以上。但过去一般消费者在购屋时,往往忽略掉「日照权」这个问题;近年来随着环境权意识的提高,世界各国都有不少的民众,为了房屋的日照权益被挡住而引起纠纷。 例如纽约民众于一九九六年发起着名的「黑雨伞运动」,原因是纽约中央公园附近老房子拆除后,建商要盖廿多层的高楼,这些高楼所形成的阴影,将影响公园里运动民众的「日照权」,最后纽约市政府倾听民意,下令建商降低兴建的大楼高度,民众抗议获得成功。 在台湾各地,民众争取「日照权」的抗议活动也经常发生;住在高雄县澄清湖畔的 陈 先生,不满棠宇建设公司打算在他住宅前方兴建廿二层「澄湖园」大楼,认为会挡住景观及日照,打官司要求县府撤销大楼建照;也有住在新店的李姓男子认为隔壁的王姓邻居在他家的墙外空地搭建铁皮屋,屋顶正好挡住他的窗户,让这间房子无法采光与通风,王姓邻居已经侵害他的日照权,一状告上法院。 日照权纠纷常发生 在上个月,台北市信义区博爱国小附近的居民抗议建商在国小南侧兴建廿二层的高楼,影响到居民的日照权,要求台北市政府重开都审会审查。还有住在淡水的民众向环保署陈情指出,房地产建案一栋比一栋高,栋栋都声称是「水岸第一排」、「景观最前线」,夹在其中的矮建筑照不到阳光,也看不到原本水岸风景。 讽刺的是,就连环保署旁两旁也已预定兴建三○层高楼,环保署的官员私下担心,一旦兴建完成,环保署恐怕也会「暗无天日」。 最受人瞩目的是,元利建设位于台北市和平东路与金山南路口的都更案,建商已经取得建照,将兴建地上三十八楼、地下七楼的超高建物,周边居民因担心影响日照权利而提起诉讼。要求法院裁定停止建案的进行。 日照权定义不明确 遍查目前我国所有的法令,都找不到有关「日照权」的规范和定义,尽管法令规定的并不明确,惟仍可从建筑技术规则有关日照的相关规范探求得出。在建筑技术规则建筑设计施工编第廿三条第二项规定:「依本条兴建之建筑物在冬至日所造成之日照阴影,应使邻近基地有一小时以上之有效日照。」,此一日照限制规定,亦为同规则(施工编)第廿四条第一项建筑物所适用,另同规则第四○条亦规定:「住宅至少应有一居室之窗可直接获得日照。」。建筑技术规则既为建筑法第九七条授权主管机关订定的,属于「授权命令」,则上述有关日照的规定,具有法律上的位阶,成为一个民众得以请求的权利。 最高行政法院也认定,民众就「日照权」是有可提出行政诉讼的权利。不过,所谓「可以以主张日照权被侵害」提起诉讼,这只是诉讼权的承认,并不是指已经实体确认提起诉讼之人的日照权被侵害。因此,法院在审理时,仍要调查是否确有日照权被侵害的情形。 证明被侵害很困难 到目前为止,这些提出日照权官司的民众大多败诉,这是因为民众要证明日照权被侵害,非常的困难。前面提的住在高雄县澄清湖畔的 陈 先生要求法院裁定停止「澄湖园」建案的进行,但法院将他的声请驳回,理由是建商申请兴建建物时,依该地区都市计画之限定,该建照核准廿二楼高,并无不法。而建物于冬至日造成日照不足一小时之区域,均落在建照执照建筑基地之内,并不会影响到陈姓男子权益。 住在新店的李姓男子认为王姓邻居侵害他的日照权案,法院最后也判决李姓男子败诉,因为邻居搭建的铁皮屋,屋顶虽然挡住李的窗户,让这间房子无法采光与通风,但目前建筑技术规则所规范的日照权,只针对楼高廿 一公尺 、七层楼以上建物作规定,只限于七层楼以上的高楼建筑物才能适用,铁皮屋不是七层楼以上的高楼建筑物,不适用我国有关日照权保护的规定。而且,李姓男子的住宅虽有一间房子的窗户被挡住阳光,但其他的房间仍能享受到日照,并非全部房间日照都被遮盖,李姓男子不得主张日照权利受到侵害。 至于元利建设位于台北市和平东路与金山南路口兴建地上三十八楼的超高建物案,台北高等行政法院在去年十二月底就判决元利建设胜诉,法院指出,都市更新具有促进都市土地有计画之再开发利用,复苏都市机能,改善居住环境,增进公共利益之公益目的。建商元利建设实施此一都更案仅至地基工程阶段,如停止执行,阻断其后续之进行,将对公益造成重大影响。且建商于邻近建物加装建物倾斜计及沉陷观测点,于施工阶段定期监测确保邻房安全,并未发生损邻事件。 合法兴建超高大楼 其实,元利建设此一都更案,符合时程、公共设施、绿建筑和铺设人行道等容积奖励办法要件,建商在都更处要求下,世纪文采也已做出降低楼层等平衡措施,从原本规划的地上四十二层、地下八层,改为现在的卅八层、地下七层。并对环境影响提出解决方案,也通过环境影响评估,各方面都合于既有规定,没有违法。 建商文心建设在台北市信义区博爱国小南侧,兴建廿二层的高楼案也是如此。台北市都发局指出,该建案不是区内最高的大楼,因面临公园及马路等永久性空地,符合放宽高度的限制,而且建商配合逐层退缩的环境补偿措施,市府才依法核发建照,全案合乎法令规定。 建商兴建高楼并不违法,但民众的日照受到影响也是事实,主要原因就在「日照权」目前规定在建筑技术规则的行政命令中,如果要以此来保障人民的权利,并不足够,因此应该在相关法律中作更加明确的规定。 此外,目前建筑技术规则所规范的日照权,只针对楼高廿 一公尺 、七层楼以上建物作规定,只限于七层楼或 二十一公尺 以上的高楼建筑物才能适用,建筑物如果低于七层楼或 二十一公尺 以下,就算挡住邻居的日照权,仍然不须负责赔偿,这当然是现行法律上的一大漏洞,为保障低层建筑物的日照权,有待立法机关修法解决。而且,是让邻人在冬至日照到一小时以上太阳即可,是否符合一般健康生活的水准,也该重新检讨。(按:世界卫生组织所规定的「健康住宅」标准要求是,每天的日照时间应有三个小时以上) 应该立法给予保障 考虑到日照程度对于居住者的影响,目前许多先进国家对于「日照权」均已通过立法给予明文保障,有些国家甚至连日照被新建的建物挡住,都有明确的赔偿计价标准。 邻国日本即在宪法第廿五条中明确规范了居民的「日照权」,规定「居民为拥有健康文明的生活有权利享受阳光」;而日本的「建筑基准法」第五十六条也规定,建商在建筑一定高度的房子时,必须遵守不能侵犯到邻居的日照权,其中家中一○平方米以内必须有阳光照射三小时以上,如果超过一○平方米则日照时间可减为二小时。否则邻居可以向建商求偿。 至于建商的赔偿方式,一般为计算晴天时一天内在受害方房子上所造成的背阴时间,以每小时十五万日元到二○万日元计,例如受害者房间如果一天有三小时见不到阳光,就一共能得到四十五万到六○万日元的赔偿金。 中国大陆的法律也有日照权的规定,每位公民都享有阳光照射不被侵害的权利,每栋住宅至少应有一间房间能够获得阳光照射。 采光为生活环境权 我国行政院曾于九十四年三月将包括日照权、景观权在内的景观法草案送立法院审议,但迄今仍然未能立法通过。环保署现正评估是否将日照权、景观权纳入宪法或环境基本法,或另以法律定之,以符合人权要求。 采光权为住居生活环境之不可缺,法界人士认为,从法学角度看,环境权是一项概括性权利,其中有很多具体权利,包括清洁空气权、清洁水权、免受过度噪音干扰权、眺望权、通风权与日照权等,有部分的权利在民法中已具体规范,但有些权利如日照权,仍须立法机构仔细研拟解决方案,如能通过立法逐一规定相关权利保障,才能避免环境侵权窘况不断出现。

文章主题:澳门赌场美女过夜价格 转载请注明此链接:http://www.zzshanren.com/73.html